我要被安德尔斯笑死
玩侦探游戏还一本正经相信同伴的小孩子也太可爱了吧!

某篇同人的if世界线,拂晓打败了雷加并为伊莉亚加冕爱与美的皇后。
为什么没有国产的这对的粮呢…
(拉郎配爱好者自己关灯)

老王他怎么那么可爱啊?!!

想写个现代实习教师和摇滚青年高中生AU的药许。
标题预定光明大道?
大概是这种开头。

许愿逮着药不然的时候,他正在街边撸串呢。
实习教师看着自己面前趴在复合木桌板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学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药不然倒是洒脱呢——小伙子握着半个啤酒瓶子撕心裂肺地干嚎着,眼泪顺着脸上的褶子滚下来,噼里啪啦地在糊着厚厚油脂的塑料薄膜上溅了开来。

摸鱼。

旱域回声


金眼睛的女孩紧抿双唇,修长的双臂在空中划出诡谲的痕迹。她高声颂唱着冗长而嘲哳的咒文,让直觉引导每一步动作。椭圆形的光束从她的双手掌心之间炸裂膨胀开来,边缘是深不见底的阴影。
那纺锤状的微光之中映出个模糊的影子,披着白色斗篷的男人轻轻昂首,佩剑带着青铜十字柄。
他的眼神里浸透悲哀。
然后下一刻。
女孩来不及惊呼,就被穿过光束的男人抓住了双手。
“……是您吗。”
然后他放手,驯服地跪下,眼神温柔虔诚。
“吾主,这柄剑供您驱使。在光幕落下之前,可否告诉我您的愿望?”
男人兜帽里窜出来一只小动物,趴在他头上与她对视。

【放飞自我】星与剑与玛德莲

亚瑟盯着天花板角落的那块光斑,突然想念起了亚夏拉做的玛德莲。
星坠的淑女并不热衷烘焙,但那画面美得他无法从记忆中剔除。他还记得她当时微微躬着腰为模具刷油,微微融化的黄油在刷子毛上搅出几道柔软的波痕。女孩儿认真地皱着眉,紧抿的唇边挤出了两个小小的涡旋。炉火的温度在她束在脑后的长发上跳跃,双眸闪亮宛如紫罗兰宝石。
焦糖香气和着温暖的气流渐渐从脑海里溢出来。他伸出手想挽住这尾调,但一切只是徒劳。流星划过虚妄的黎明,闪亮的长剑在他手中沉下去。陨铁锈剑白石塔,千阳金枪玛德莲。
不在了。
他收起这些心思,站起来去寻他的友人。

他们说盛夏厅的忧郁缠绕着王子,少女们倾倒于他演奏的哀伤小调,但是雷加不止是竖琴和铠甲。...

【授翻】【throbb】而你心怀优雅,发簪鲜花

※原标题with grace in your heart and flowers in your hair
※来自Mumford and Sons的after the storm
※作者是janie_tangerine
※这个尴尬翻译是因为lofter标题打不了那么多字
※原文超可爱大噶一定要去看原文!译者是个沙雕而且停不下夹带私货的手……求轻喷原文走这里

Summary:

罗柏成为了席恩的爱与美的皇后。

Note:

我在汤不热的罗柏中心板块看到bottom-barnes 提到了席恩在一场比武中把罗柏加冕成了他的爱与美的国王的梗。幼体或者成体都可以,因为无论如何席恩肯定都会觉得罗柏是他所见过的...

天足

她是从先辈斑驳淤紫伤痕累累的肋下爬出来的。
小女孩睁着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胎发黏在耳朵边。她颤颤巍巍地往外挪动着,在水磨石步步生莲的华丽地砖上留下一条模糊的黑红小径。
“那里有个孩子呢。”
火光与呛人硝烟中高鼻深目的外地人正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她把自己缩成一团,只是想避开这些令人不安的陌生影子。粉白的大手一挥把她拎了起来,就像拎起一只皮球或者猫崽。小姑娘安静地被抛来抛去,然后摔在地上,一声不响,泪珠子噼里啪啦滚了一地。
她还没学会说话呢。

她长得很快,但始终学不会说话。女孩儿赤着脚在人群中穿梭,她听见学生的抗议,她听见军人的叫嚷,她听见洋人汽车跑过,樱桃杏子叮叮咚咚落在地上被碾成了灰黑的泥浆。大鼓三...

是对象 @ayanoiiee 之前给山茶灼画的插图(第一版弃稿)
我好喜欢她( ´艸`)

1 / 10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