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蝴蝶西家飞

随手码字。
东家蝴蝶西家飞,白骑少年何日归

01.

“你打算等多久?”
“等到他回来。
少女悄声说,裙裾上沾着露水,被草叶染上了斑驳的绿。
“嘿,阿唐他会回来的,对吧?”

02.
那天她遇到了白衣少年,彼时帘外花开二月风,桃花满陌千里红。
那是个俗套的开头,竹马稍稍摇绿尾,蒲如交剑风如薰。东家娇娘求对值,浓笑书空作唐字。
他们还都是孩子。
奚四面笑那时很不满意自己的名字,满世界嚷着要大家按排行叫她奚七娘,然而没人理会。
那天万家应邀来她家东庄拜访,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全涌上去要探南蛮人氏的风采,结果失望地发现他们并没有青面獠牙。奚四面笑躺在西苑半人高的草丛里腹诽自家兄弟姐妹的旺盛好奇心,一边为阿姊奚温和没有去找躲在院子里的她一起瞧热闹而暗自神伤。
“……你好?”
奚四面笑一惊,下意识翻滚着躲开了面前的黑影,然后不负众望地掉进了池塘。
少年还维持着半蹲的姿态没有缓过来,花风满秦道,水行青草上白衫。她呆了一呆,满眼都是那男孩的温雅眉眼。
“十一少爷您跑哪里去了……诶,奚七小姐?”
伴当循声赶来,却看见自家少爷白衣染泥,东家小姐坐在水烛丛中,春衫尽湿。奚四面笑忙不迭地从池塘里爬起来,一个趔趄眼看又要摔下去,却被男孩抢上一步扶住了。
“……你是?”
男孩笑了,鬓发和着暖风拂过她的脸颊,挠的她心里微痒。
“万唐。”

他们各自回去换衣服,她难得没有一路踢着碎石子唱小曲儿,却用双手捧住了发烫的脸颊。

他们正式见了面,她向他赔礼,温驯地低着头,眼睛却不安分的透过下垂的睫毛看向他,没想到也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她有些心慌的转过头去,听见父亲介绍她是他的次女,小名四面笑。她低声嘟囔着明明是奚七娘,然后男孩大大方方地叫了她一声阿七。

那天晚上阿娘悄悄问她对万家人怎么看,她看着阿娘和阿姊促狭的微笑,红云直接爬上了眼角。她躲在锦被里笑得打颤,只是伸出皓腕,在空中虚画了一个唐字。

评论
热度(2)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