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走丸

我们终将在月球上再次相聚

狐有书前传类似物

囤。打算接着写。
诸葛渐眼神不太好。

诸葛渐接到函授内外丹法的小广告的时候,正挎着个背囊在路上左顾右盼。
他瞅一眼发传单的绿裙子姑娘,百思不得其解地开了口:“什么时候五通也长得这么可爱了?”
小姑娘闻言,气得柳眉倒竖,将手中的一叠传单塞在包里就转身要跟诸葛渐理论:“谁他妈是五通了?啊?我还以为宣城诸葛家的人能有点见识呢?就您这眼神……得,我算是知道您家未来是怎么式微的了,怕不是能把兔毛当狼毫吧?”
诸葛渐被这小姑娘一噎,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冒犯姑娘了,只是姑娘是怎么知道某的来历的?”
小姑娘不依不饶:“做笔的你休想蒙混过关!小姑奶奶今天还就要跟你干到底了……诶,英英姐姐?”
“好啦翘翘,你得承认,青蛙神和五通的气息很像啊。”
穿着一身印有街道办名称文化衫的女孩笑着摸了摸绿裙子小姑娘的脑袋,小姑娘蹭了蹭她的手,对诸葛渐啐了一声,跺了跺脚,又跑回去发她的传单了。
“诸葛先生,翘翘性子顽劣,冒犯您了。”
诸葛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女孩身上的文化衫和很明显是用讲文明树新风的横幅做出来的红裤衩,越发不敢开口,生怕又犯了什么忌讳。半晌,他鼓足勇气,试探着问了问:“现在的狐狸精都流行这么穿了吗?”

黄英是个拿条幅改衣服的黄大仙儿。活这么多年她什么没见过?但这死了又活过来的人,在她这里也算稀奇。她斜睨着诸葛渐,嘴里只是啧啧称奇,至于那小孩儿把她认成狐狸精嘛…死了又活过来就不算小孩儿了?她自忖宽容和蔼大人有大量,心下得意,眯着一双二白假桃花笑得春风和煦,谁知道这笑脸在诸葛渐眼里倒是变了味儿,他直挺挺地打了个哆嗦,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心底暗恨自己何苦跑到这儿来招惹上这女罗刹。
“诸葛先生,实不相瞒,老身是为了您养了一百年的那块玉来的。”
黄英看这孩子愣头愣脑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评论

© 坂上走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