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青也】是日春

※四季系列第一篇。
※OOC预警
※写手是智障

他抬着手腕望着天,日头一轮一轮地晃过去,转眼又是一个春天。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道爷,咱们慢慢理论呗。”
他于是笑了,眉梢眼角全都舒展开来,碎发从鬓角打着颤儿扫过颧骨,光晕里留下一小片细碎的淡灰。

王也初见诸葛青那天,恰是晚冬初春时节,窗沿上水仙一点点败了,院角的樱桃却轻悄悄吐了芽。他本是大殿里唱着早课,谁想到这破观大清晨竟然也有来借宿的书生。
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他没精打采地倚在门框上打量着来客。门前款款立着个少年,负着个暗绣兰蕙齐芳的青布包袱,既无随从亦无鞍马,只是浅浅笑着递了盘缠,一边搭讪着,道爷您好,不才建德诸葛青,今儿上京赶考,暂借贵观一住云云。
王也看着这人可疑,但终究懒得计较,客套一下就往客房里面让了。那少年也不客气,把包袱一放就欢快地打量起了这小道观,可这常年只住一人儿的道观能有多大呀?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呢就给逛遍了,连厨房都没放过。王也心大,也不管诸葛青会不会摇坏了大门捅破窗,烧着了柴房砸了缸,他只径自唱他的早课侍弄他的花草,全然似诸葛青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他乐得逍遥,可谁料诸葛青不依啊,眼看着要入春了,谁家举子不三更灯火五更鸡鸣,谁家举子不东奔西走求师问道?可这诸葛青偏不。他偏要泥在这破观里和道爷同作同息,王也唱早课他就晃着脑袋听,王也做饭他要去搭把手,每每被柴火烟熏得眼泪直流。王也浇花除草他就在院子里坐着“格物致知”,桃花眼儿柔情似水地望着这小院子,直看得院角的樱桃花羞答答地绽了芳姿。
诸葛青生的好,乌泱泱一头鸦青长发,柔柔顺顺垂下来,搭住了秀气的眉,眼似桃花半含情,唇噙丹朱笑东风,是戏文里最受姑娘喜爱的清俊少年模样,哪怕只着件棉布夹衫,立在这破落小院儿里,也显出一派春意盎然。诸葛青,好名字,真的是青阳将至。王也浇着水,没头没脑地想事情,突然被自己逗乐了,便微微透出点笑意。他自己没知觉,只是他这一笑,倒是让有的人愣了神。
“道爷您笑什么呢?”
“没啥,只是想着今年春天来得真好。”
王也摆摆手,葫芦瓢里残存的水亮晶晶地泼了一衣襟。他也不在乎这个,随手掸了掸胸口,笑盈盈对到。今年春天是真好,樱桃花开了一树,紫荆也提前结了苞,满眼望去全是醉人的春色,桃红粉绿月白流转,倒是教人有些目不暇接了。“以往的春天没有那么早的,今年怕是沾了您的光啊,看来诸葛兄您今年定是要金榜题名了。”
诸葛青眼神一闪,微微颔首。“道爷……像是很喜欢这光景?”他开口问询,语气一派温煦,和着这春风,倒是有些醉人。
“春天谁不喜欢啊。”
王也失笑,有些莫名地看了诸葛青一眼,“诸葛兄,您怕不是学呆了?马上就是春闱了,您要是有什么闪失,那小道可担待不起。”
“那哪儿成呢。”诸葛青起身,理了理衣袖,“若是年年春天都这样,道爷可还欢喜?”
“……你这不废话么。”
“那若是年年春天有我相伴,道爷您可愿意?”
王也皱皱眉头,有些摸不清那少年书生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年年春闱,举子都想着榜上有名,诸葛兄你倒是别致……”
“不过随口一提么。”
诸葛青笑得眉眼弯弯,“不过道爷您真的不记得这样的春天了么?”
“……”
王也莫名地看向他,不明白这书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怕不是真的读书读傻了……
“……没什么,对了道爷,晚饭吃什么?我去给您烧火?”

那天晚上,王也做完了晚课,打着呵欠打算摸回房间与他祖师爷周公会晤,却不由得在客房门外站住了。如豆的灯火映出一个颤动的剪影,他忍不住虚咳一声,轻声说,太晚了,早睡吧。
那个伏案的人影微微抖了一抖,接着灯灭了。
回廊里浮动着早开的桃花甜香,王也懒得去理清自己的想法,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似曾相识的悸动。
是日春。

评论(8)
热度(44)
  1. ayanoiiee盗版辞典 转载了此文字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