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见到了以扫

【青也】青阳迟

※四季第二篇。啊这玩意儿大概是段子集吧…写不长qwq
※OOC狗血预警
※写手是智障
※很多东西是在瞎胡扯
※终于把之前自己脑补的智障桥段塞进去了,开心

那年的春天来得格外迟。
他看着窗外松枝负雪,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缕梅香。远山的茶花静悄悄的没有生息,正如那黄土馒头里的一缕孤魂。
他在山间跋涉,路过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风景,春风在他耳边呢喃,带起星点残存的雪沫。

诸葛青往手上呵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小白狐狸,眼睛瞪得老大,里面仿佛汪着一滩月牙儿。这穿金裹银的小公子向来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哪怕是开蒙习武都有十几个仆妇小心伺候着,又没到参加围猎的年纪,平日里只可能见到狐皮裘,哪里有机会得见活生生的小狐狸?一时间不免忘记自己是在大司马府内迷了路,只一心一意想逗逗那小狐狸玩儿。
那小白狐也不怕生,啪叽坐了下来,用后爪挠了挠脖子,浅棕的眼睛圆溜溜直勾勾地望过来,直勾得人心都化成了一汪春水。诸葛青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小手想摸摸小狐狸抖动的耳朵,可就在他碰到那身细软白毛的一刹那,小狐狸猛地弹了起来,消失在了树篱之间。
他失望地鼓了鼓脸颊,那只小狐狸转身的时候尾巴擦过了他的手背,软软蓬蓬的,要是能把脸埋在里面蹭上一蹭该有多好啊……
“……你好呀?”
“诶诶诶?”
诸葛青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声问好吓了一跳,身后的男孩尴尬地举着手,招呼也不好打呢礼也不好施,最后只能摸摸头打了个哈哈,“想必这位就是诸葛家的小公子了?怎么不去前院呢?”
“……我正要去呢。”他微微眯起了眼睛,“谁知道大司马府内地形这么复杂……又不是什么机要之地,竟然在六出花里套了平戍万全,我一时间好奇,结果被套进去了。不过现在也算看出来啦,大司马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呢。”
“……”
那男孩儿像是被噎住了,半晌没吭声。诸葛青感到有点不对劲儿,决定细细打量打量那男孩儿。他和他似乎处在差不多的年纪,穿着一身宽宽大大服服帖帖的棉布衣裳,碎发衬得小脑袋毛茸茸的,漂亮的剑眉下一双浅棕的眼睛圆溜溜直勾勾地望过来,似乎还带点儿笑意。
“别瞎猜啦,跟我来吧。令尊令堂可是等急了呢。”
男孩儿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语调轻松欢快,“在下王也。公子随便怎么叫都行。”
原来是大司马府上三公子啊……诸葛青咬咬嘴唇,上前一步,乖乖地牵起了王也的手,冲他灿烂一笑。
“那,叫我阿青。”
王三公子就王三公子吧,虽然不是小白狐狸有点可惜,但这孩子看上去好像也很好揉的嘛……

那是个晚春,院子里爬满了缱绻的蔷薇,绣球花大朵大朵地开在记忆里,圆润,莹白,轻盈,起起伏伏,孩童清脆稚嫩的笑声在其中往来穿梭。
他看着油灯里如豆的星火,忍不住笑出了声。
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南家……
真像那毛茸茸的尾巴啊。

“太晚了,早睡吧。”
他低低应了一声,熄了灯,伏在案前听着那脚步声渐渐消失,接着长出了一口气。
他不急。

评论(2)
热度(26)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