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走丸

我们终将在月球上再次相聚

【周冯】地海AU


周泽楷在他七岁时第一次遇见了冯诤。
那个小男孩充满敬畏地看着柔石大法师一力破开祭司围堵,在熊熊燃烧的野火前衔着笑杀到了作为人牲的他面前。
从此他再也无法忘记那道身影。

他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他学着缄默,学着用榆木手杖引导自己的影子。真言无需学习便镌刻在他心上,但他穷尽心力也无法从掌心召唤出一朵微茫的星火。
冯诤看着小男孩笨拙的尝试,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托付给了国王的助教。
“跟着王利发儿好好学,楷魅之子。”
然后他一去不回头。

他总是叫他楷魅之子,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王主教摸着十字架不置一词,接着将他送进了国王的卫队。
他学的很快。
剑比法杖于他要趁手得多,他格,挽,挑,刺,岁月在明亮的剑影里欢快的淌过去,他守着一颗镌满了真言的心与他的影子一道保持缄默。他们说这少年眼中只有剑与剑道,他们看不清周泽楷追逐的浓绿野火与那个法师眼中炸裂的星尘。
他们称他为第一剑士,称他为剑圣,然而他们不知道,比起一柄锐意凛冽的利剑,他更乐意接过缄默者手里被掌心摩挲得驯服沉稳的榆木手杖。
他曾问主教楷魅之子到底是不是一种诅咒,令他谙熟世间万物真名却无法像哪怕最低等的术士一样与这世界交流磋商。王利发只是微微眯起了一只眼睛,告诉他剑比咒术于他更安全,而主教的另一只眼睛告诉他,他使剑比咒术于墙这一边的世界更安全。他于是不再过问,只是向前,翻滚的披风替他咆哮出心底的不忿。
至少,能与他并肩。
然后他被尊为剑圣,然后他得知柔石大法师、守门师傅冯诤因着庇护一个叫作颜卿的姑娘被柔石除名,江湖不见。
临走的时候,他牵着瑟瑟发抖的小姑娘,留下了一句话。
“自由的风要吹过墙来了。”

隔绝生死的墙崩溃的时候,他被派去寻找曾经的大法师。
“只有你能找到他,楷魅之子。”
王利发垂下眼眸,指尖轻掠他的眉心与双肩,最终停在了心口。
“唤他的真名,自由的风能把你带向他。”
周泽楷猛地抬头,王利发对他微微颌首。

“你是来找他的吗?他只是个修补术士而已……”
那个半荒芜的院子里,名唤颜卿的女孩忽然顿住。
他们对视,龙的金眼睛对龙的金眼睛。
同类。
她忽然笑了。
“你说得对,也只有他能补好这堵墙了……进来吧。”

2018.1.22.
谢谢您创造了那一个个鲜活的世界。
女神走好,愿您去的地方有星河环绕。

评论

© 坂上走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