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青也】挖掘星辰(2)

※是的这个智障玩意儿更了!前篇走

(1)
※小可爱们留点评论吧qwq,求指正求批评,不能就这样让这个智障写手智障下去对吧…

日头一轮一轮地转了上来,公路被热气蒸得微微扭曲。
这趟货的目的地……
他微微收神,公路上打野是会出事的。
不知道这公司哪里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订单。

“真没想到能遇见你。”
诸葛青笑得眉眼弯弯,“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不在一条时间线上呢……”
王也没精打采地瘫在公共教室的折叠椅上,膝盖抵着抽屉堪堪不让自己滑下去:“所以,你七岁的时候梦见我死在了你梦里?”
“是的……理论上讲以后你就不会再在任何人的梦里出现了,在梦的时间线上,你已经死掉了。”他不紧不慢地说着,“以梦境为坟地,置死地而后生,在梦境的荒芜之上衍生出了追逐梦境时间线的捕梦者,他们通过追踪自己选定的目标窥探这个世界运行的道理,用各个时间线的跳跃来逼近世界的真实。”
“不论真假,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你不觉得从现实中抽离出来旁观另一条时间线是件有趣的事情吗?”
可是在我的梦里我只是不断地被你杀死啊。他张了张嘴,最后选择不谈这件事。

在听那人抱怨了两年产品设计的室友们天天肝稿到半夜还夹带女朋友进寝室过夜之后,王也开始了四处跑实习的生涯。校区和工业园离得远,他每天天不亮就挂着乌漆墨黑的眼圈赶校车,到了将近锁门的时候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回来,精神萎靡得活像纵欲过度,还要抽空赶论文以及被找到附近实习工作的同学嘲笑,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所以当诸葛青拎着一份工业园商圈的实习合同笑吟吟求合租的时候,他眼睛眨都没眨就同意了。
巴掌大的一居室,铺上床就没什么空间了,他坐在床上敲代码,膝盖抵着衣柜,听着小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忍不住感叹世界真奇妙,昨晚他还在梦里被诸葛青掐着脖子撞死在瓷砖上,血跟着花洒里溅出的冷水流了一地,现在那人却在浴室里嚷着要他递一下毛巾。
“老王你看,就我那箱子第二层,化妆包旁边那格,黄色条纹的。”
王也把这行注释写完,把电脑一推就去给人捞毛巾了。诸葛青箱子收的倒是整整齐齐,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条毛巾,展开一看倒是乐了。
“老青你毛巾还买刚田武同款呢?”
一颗湿乎乎的脑袋就从浴室帘子上面探出来了,糊着满脸绿兮兮的海藻泥也不忘给他飞个小眼神儿,“怎么,程序员穿得,我用不得?”
王也懒得咋么这句话,挂着笑意作势要扔,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给人家送了过去。诸葛青拿着毛巾跟他比了个心,他想了想,嗲着嗓子回了句爱你哟,直接把那颗脑袋吓了回去。嘁,跟他这在女装大佬遍地走的程序员寝室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实力派比装乖卖嗲磕碜人,诸葛青还嫩点。他心下有些得意,脸上就不免带了点笑影出来。

“老王你怎么不写了?”
诸葛青裹着条浴巾跑出来乱晃,一边往脸上拍神仙水一边伸着脖子过来东瞅西瞅。王也麻溜关了电脑,一边拔电源线一边揉肩,“你不是在学校都天天睡不好吗,不至于花了这么多钱住出来还让你天天听我敲键盘吧?省了路上的时间就差不多了,也不差晚上这几个小时。得了得了你别笑得跟朵花似的,快睡,别之后跟人说你室友逼得你夜不能寐啊。”
“行啊那咱们就来大战几回合?”诸葛青眉眼弯弯,在王也眼里笑得格外嚣张,得,你是不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我梦里碾压我…王也瘪瘪嘴,嚷着睡了睡了明天都要早起,一伸胳膊把灯熄了。
一张小床上挤着两个大男人本该不太舒服的,但这天他睡得格外安心。

那天晚上他看见诸葛青在文编办公室跑东跑西,却没有他自己的身影出现。
他没死。

评论(6)
热度(22)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