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走丸

我们终将在月球上再次相聚

当时我眼中有野火,心中有荒原,写点什么的冲动挠得我肋骨生疼,鼻子里一股气通到眼睛里硬生生震出一层水雾,酸得眼镜直往下滑,手指攥着中性笔看着理综卷却只想写下成排的比喻与飞驰的奇想,或庸俗或粗鄙却是一句句从膏肓上剜出来的血淋淋的字词,牙根吱呀作响,指骨咯咯发声,脚趾蜷成一团就像眼保健操最后一节做过了头,半夜偷偷打开电脑疯了一样地敲字,手指抽搐心口发冷,错别字和着噼里啪啦砸在键盘上的生理性泪水一个一个蹦了出来。当时那种激荡的心情我万分清楚就是逃避,但是真的只能一头撞进去,别无他法。垃圾一样的句子在我的骨殖上放肆地生长,黏黏糊糊重重叠叠,而我耳聋眼盲,无力从心。
但现在我坐着,光线正好,键位舒服,却再也找不回那股蛮横的冲动了。

评论
热度(6)

© 坂上走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