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青也】【双性转】故乡的背面

※傻叼土嗨文
※人物全性转
※日常OOC
※写手是智障
※旧文发上来,估计没下文了
※并没有人在意第五点!

01.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王三丫叼着根狗尾巴草坐在门口的石墩子上发愣,张兰花揣着个大蒲扇蹬蹬蹬跑了过来,嘴里嚷着要三丫跟她去瞧热闹。王三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张兰花起开别管她,继续一个人愤愤不平地磨牙,狗尾巴草都嚼烂了。
“三愣子你抽啥子鬼风呢?”
张兰花陪着她闲磕牙,吐了一地的瓜子皮。王三丫不乐意了,“你说是三愣子?”
“那你无缘无故地吃草干啥,又不好吃。”
“谁吃草了!我是在生气!”王三丫气得把张兰花的脑袋拍到了瓜子袋里,“还不是马鲜花那个瓜皮,天天跟我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她说她是鸟就算了,我还能是个鸟?”
“三愣子你还真是够愣的。”
张兰花挂着满脸的瓜子皮讪笑着说,顺手揉了揉王三丫的头毛,“小灵子是不是又和你闹了?”
“你这不废话么!”
王三丫一屁股坐到土堆上,抓了一把张兰花的瓜子咔嚓咔嚓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愤愤不平地控诉小灵子这次又跑去跟那个和她闹了个不欢而散的城里姑娘马鲜花作耍子了,张兰花在一边起劲地添油加醋随声附和,被回过劲来的王三丫狠狠瞪了一眼。
“三丫你跟我闹什么。”
张兰花揉着肩膀怨声载道,“论辈分我可是你家小灵子二表侄女,将来你嫁到我们家了我可就是你后辈,你个做长辈的还跟我计较个啥子鬼哟都不嫌难看的。”
“您可快豁拉上您那大嘴巴吧!”王三丫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您那小表姑我可招惹不起,我看要是那马鲜花有个什么三哥二弟七表侄兴许还能把人勾过去,我谁啊?没铃没闸到哪儿是哪儿的,哪儿来这能耐把村里一枝花给勾来。”
“呦呵大姐你还真琢磨上了?”张兰花瞪圆了眼睛做出一副夸张的惊讶表情,“得得得,小侄失敬了,就您那手段,放出来别说我家小灵子了,就连我也招架不住的呀。”
“我可去您的吧。对了兰花你说啥热闹要哄我去瞧的?”
“嗨呀我跟你说你可别生气啊。”张兰花一拍大腿跟王三丫挤了挤眼睛,“就那姓马的妞儿,对,马鲜花,她同学来了!城里的姑娘,拾掇的那叫一个称头漂亮,高挑挑水灵灵的,可惜姓朱……跟小灵子简直一见如故,玩得可好呢!那仨姑娘还盘算着要去山里看花粘知了呢,你想想那仨人哪个像是会爬树的?不去瞧瞧热闹?”
“瞧啥热闹,我看你就是想去帮你家小灵子爬树摘知了壳。”王三丫劈手夺过张兰花手里的蒲扇扇了起来,“谢谢您啦,回见啊!赛有拉拉!”
而她晚上的时候在自家八仙桌上看到了来自城里的“朱姑娘”,又是另一回事了。

02.
“我说老青,你啥时候改姓朱了?”
王三丫端着一碗枸杞糖水摇蒲扇,面前一片棉花田花开得正好。“朱姑娘”在一旁忙前忙后安驱蚊灯掸椅子,嘴里还不忘说点玩笑话,老半天才坐下喘了口气。
“怎么,老王你就这么想我改姓?”她就着三丫的手喝了口糖水,皱着好看的眉毛咂了咂舌。“没冰啊。”
“不想喝别喝。”
王三丫作势要把手抽回来,她赶忙拉住,脸上就换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唉,老王啊,你这糖水不冰,你的态度可把我的心冷得拔凉拔凉的啊”
“那不正好,看你还成天嚷热不嚷。”王三丫摇摇头,一口气喝光了糖水,站起来就要往屋里去。
“诶老王你去哪儿呀?”
“去给某个人开冰罐头!”三丫干咳一声,狠狠开了冰箱门,“真是难伺候……”
“爱你!”
“呦,城里人真洋气,还天天爱来爱去的。罐头怕都堵不住你的嘴哎。”
王三丫把开好了的罐头往诸葛青青腿上一杵,自个儿又靠回藤躺椅上,只给人露出个鼻子尖儿,在驱蚊灯下显得绿莹莹的。她眼睛一闭就要打盹儿,嘴里先还不忘拉扯些这季棉花开得好的闲话呢,几分钟过去之后,就成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了。

评论(2)
热度(15)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