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风与织女星

你总是疑心那姑娘是由风变成的。你望着她在阳光下微微眯起的熔金似的眸子,忍不住为她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她总是那么好看。
长发漫过白皙的颈项,圆润的肩头镀上了灿烂的金光,她在前面向你招手,笑声顺着山间的清风飞了过来。她年轻而迷人,生机勃勃,脸上艳色流转,夹杂着毫不掩饰的顽皮与活泼。她的存在就像在大声冲你呼喊着生命的不朽与肉体的美一样,就这样站着,笑着,活着,就成了一道说不出的风景。
你幼时的玩伴只有风与彩虹,你是追逐彩虹的女孩,孤身一人在山间进行自己的探奇,身边唯有长风相伴。后来你下了山,那熟悉的风不见了,身边却多出一个不由分说闯进你生命中的风一样的姑娘。
初见时她赤着脚,满身泥沙,却遮不住她那张扬得近乎刺目的美。她拉着你玩耍,风一样掠过田地与果园,女孩子清脆的笑声响彻天地。她喜欢逗你,惯与你争吵甚至撕打,直到你古井无波的平静面容窜上愤怒的嫣红,灰眼睛里生出了浪涛与风暴,才洋洋得意地笑出来,倒像是得胜了一样。你才不是木头呢,她摇着你的手,语气天真得近乎讽刺,你生起气来真好看!
你又怎么能拒绝这样的姑娘呢?
你看着她笑,看着她哭,看着她为你打架,看着她跟你打架,看着她愤懑,看着她空想,这活得扎扎实实又五颜六色的姑娘就这么把你带进了她的节奏,而你舍不得离开,就只能顺着她来。她的笑容狡黠得像只狐狸,但你定睛一看,却只能看见满脸纯然的无辜。你们争吵,拎着对方的领子不放手,脸颊近得几乎可以接吻,嘴里吐出各式各样不太适合淑女的言辞,心下却变得越发亲厚。
她是个疯姑娘,拉着你远足,你们在暴雪夜瑟缩在小木板房里,酒意冲上脸颊烧得人满面春风,她拉着你大笑,木柴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间或迸出一两点火星。你是个卖梦的人啊,她冲着你大声呼喊,现在我沉溺在你的梦里了,我被你困住了,你说,你该怎么对我负责?奸商!你一脸熏熏然,迷蒙地瘫坐在地上,口齿不清地低低微笑着,灰眼睛却亮得宛如星辰。好,我负责。你呢喃着,她凑过来,毫无章法地亲吻着你的额头,细碎而散乱的额发扫过她的嘴唇与双颊,她没在意,只是啧啧有声地啄着你的脸,双手攀着你的脖颈仿佛抓住了求生的绳索,又仿佛手握世间唯一的珍宝。我恨你,她附在你耳边悄声说道,而你眼睛一耷睡了过去,呼吸声均匀而绵长。
你是我的夜空和梦境,你是我的阴霾与心病。她在星夜下半梦半醒地嘟囔着,你们并肩躺在发潮的稻草垛子上,深秋的露水沾湿了裙角。你是我天琴座的织女星,她翻个身箍紧了你的腰,另一只手在你的锁骨上划着圈儿,你是我的镣铐。你沉默着聆听,另一个人身上的热度颤巍巍地传到了你身上,烫得发慌。
她最终还是离开了。或者离开的是你,她只是选择了留下。风是停不住的,是你追逐着风,不是风环绕着你。可你想要的是彩虹而不是风,她也不可能摸到虚空夜幕之上那颗说不上明亮的织女星。
我恨你,你听见她说。
我爱你,你听见她说。
于是你们分道扬镳,谁也没有回头。
FIN.
※搞了个事情整个人都心情愉悦了起来w

评论(4)
热度(7)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