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林中女神

※昨天那篇的姊妹篇…大概吧。不太流畅。

她眼睛的下方有一抹黯沉的阴影。
你端着闪粉,刷子沿着她颤动的下睫毛滑动,为那一小角虚无的夜空点缀上些许星辰。她闭着眼任你施为,你端详着她的脸,视线划过她俊秀高挺的鼻梁,落在了那对英气的剑眉上。
她没睁眼,但你记得她有双最为好看的灰眼睛,幽深得像是阴云密布的深海,孕育着风暴,看上去沉稳而平和,但稍不留神就有惊涛骇浪奔涌欲出。
你当然知道,因为你曾不止一次见证那风暴的降临。你可就是挑起风暴的人啊,你待在风暴眼笑得满不在乎,但心里却为她那蓬勃的情感喜悦震惊。
她看上去挺立而苍白,像是墓园里挣扎生长的柏树,但没人知道当她的双颊刷上嫣红,这姑娘会焕发出怎样的生机。你手执唇线笔勾勒出条单薄却妩媚的线条,有些不情愿把自己独享的风景示予他人,却又有些赌气地想呈现出她的令人惊艳的美来。你看着这灵动的美人在自己的笔下一点点现出形来,忍不住感到了一种酸涩的骄傲。
她才不是什么慵懒冷清的世外高人呢,她可是你的林中女神啊。你在心里把这句话昭告天下,自己叼着笔为她放下了长发。她不惯留刘海,额间碎发轻柔地垂下,红玫瑰花冠在白皙的额头与乌黑的长发间盛开。
成啦,你拍拍她的肩,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她长睫微闪睁开了眼,那抹灰在妆容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静谧。月华似水般淌进了屋里,把她镶嵌在了满室银辉中。你忽然后悔了…不对啊,她应该只是你一个人的林中女神而已。
你的朗诵准备得怎么样啦?她含着笑问你,精灵似的耳朵尖还泛着点红。我是谁!你不满的嘟了嘴,倒是你可不要忘词才是。
你们初见时她手捧长蛇面容沉静,你赤着脚啪嗒啪嗒把她从人群中拉走了,心想这姑娘怎么都不会害怕呢?
但是她实际上怕得慌呢。她只是强作镇定而已。你后来明白了这个秘密——那个无论怎么样都一副游刃有余样子的小木头,原来也是会害怕会焦躁会生气的!你珍藏着这个秘密,并致力于挑起她的情绪。她笑起来真好看啊,那天你们手拉手从林子里逃出来,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满兜的苹果砰砰哐哐落了地。你的心也是。
你靠得越近,想知道的越多。
你知道了她的闪灵,你知道她可以看到未来,你知道她沉溺于美,你看着她把纤细而灵巧的双手放在眼前,视线穿过食指与中指空茫地望向茫茫星河。
你的织女星,你的林中女神。
你勾起一个顽皮的笑,把她推了出去。
表演顺利呀,女神。

评论
热度(1)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