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见到了以扫

再不随便发点什么这个月就全是涂鸦了啊!

王宰被钱满坤拖出被窝的时候,还在梦里模模糊糊地哼哼着要二两脑豆腐花儿,不加盐不加卤,单放上两平勺白糖,不用搅,让它慢慢融化。
钱满坤气得直咬牙,不轻不重地拧了拧王宰的鼻子,又恨恨地一指头戳上了他的额头。王宰哎呦一声,眯起眼睛看了看来人,又放心地阖上眼睛打算做他的春秋大梦了。
“王宰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她跺了跺脚,委屈得眼眶发红。
“怎么了阿坤?”
王宰一阵发蒙,顶着满头乱发看向和他的表侄女,半晌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阿坤你怎么在男寝?!”
“哦,我告诉宿管大妈我要找我小表叔,她就让我上来啦。”
钱满坤不以为意地说,又蹭地扑上了王宰的膝盖,“宰宰你得帮帮我,不然我到手的凯子又要飞啦!”
王宰迷迷瞪瞪地坐在床上缓神儿,脑袋一点一点险些陷进乱七八糟盘在腿上的被子里,完全不明白他的宝贝表侄女儿来找他兴师问罪是为了什么,只是出于求生本能下意识地把滑到嘴边的那句“阿坤你得改改形象了否则进男寝都不会被认出来”给咽了下去。
“阿坤……”
“怎么啦宰宰?”
“你是不是又喝酒吓坏人家男孩子了。”
“……”
钱满坤的脸瞬间涨得通红,“王宰你莫非是个智障?我又不是万家春,我会在外面瞎喝酒?”
“小春的酒量可以喝垮三打人吧……”王宰忍不住插嘴,“阿坤你这暴脾气也得……”
“小表叔!”
“好好好阿坤最好阿坤最乖了……所以阿坤你来找我干嘛吗?”
钱满坤通红着一张俏脸,突然没了声。半晌,她咬咬下唇,以一种视死如归的神情抬起了头。王宰被她的严肃感动了,忍不住主动坐直了身子,还顺手理了理快从肩膀上垮下去的被洗得半透明的老头衫。他把挡住眼睛的头发撩到耳后,语气认真严肃而又诚恳,仿佛一位慈祥而通达的长辈:“阿坤,出什么事了?”
“小表叔……你知道这次我是被老李带来见家长的嘛。”
“嗯我知道……我知道个鬼啊!”
王宰激动地弹了起来,险些把被子掀下了床。他完全清醒了,俯身揪住他表侄女的肩膀,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她摇清醒:“见家长?!阿坤你多大了??”
“……宰宰。”满坤做了个深呼吸,青筋乍现,“我叫你一声小表叔,是辈分的关系,你别忘了,我比你大三岁。”
“……谁叫你那么幼稚。”
“你说啥?”钱满坤撸起袖子作势要打人,王宰给他这小祖宗吓得一哆嗦,差点想往被子里钻。
“没啥没啥侠女息怒。”他拱了拱手,脸上还挂着个笑,“您继续,哈哈。”
“然后他姐找了个天桥上算命的,说我们八字不合,他天煞孤星的命,克父克母克老婆,他姐就跟我说这天桥老师傅贼准,要我赶紧跟他断了免得被克死,要不是她一脸真诚我可能当场就要动手打人了。”
“……”王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挠了挠头,半晌,才犹犹豫豫闷出一句话来。“那……你是来找我去找那个天桥算命师傅的麻烦的?”
满坤气哼哼地呲了呲牙,“我哪里需要你帮忙了?当时我转头就拉着老李找场子去了,老李还畏畏缩缩的不肯上场,个没用玩意儿。谁晓得那算命师傅还有点手段,我竟然轻易近不了他身!”
“……所以你打算把我叫上打架?”
“那老李怕是真的要和我断了。”
钱满坤不开心地噘着嘴,把手头的草稿纸撕成了一片儿一片儿的。王宰刚想开口提醒她撕的是他的作业,想了想又把话咽了下去。
“行吧,我跟你去……”
“小表叔你最好啦!”
钱满坤欢呼一声把王宰抱了个满怀,突然又把他狠狠推在了枕头上。
“……??”
“小表叔你怎么没穿裤子!”

评论
热度(2)
  1. ayanoiiee盗版辞典 转载了此文字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