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原创】【眉心】倒春寒

囤。

“…你当真要替张娴上?”
王语冰晃荡着两条白生生的小腿,低下头咬了一口葛青阳手上的雪糕。葛青阳皱皱鼻子,把雪糕塞给王语冰,双手撑着下颌,眉毛打成了结。
“…嘁,我都不嫌弃你事儿逼,你倒嫌弃起我的口水来了。”王语冰愤愤地就着葛青阳的牙齿印一口咬了下去,一瞬间被冰得龇牙咧嘴。葛青阳看着她那熊样,一面犯愁一面又忍不住想笑,眉毛忍不住松了一点儿。
“想笑就笑,姑奶奶还怕你笑咋的?”王语冰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在葛青阳背上,“啧,你个装货在我面前还端着架子呢?不过话说回来,你就是上了,以阿娴那个争强好胜的性子,肯定觉得你跟她抢位子要露脸呢,别说承你的情了,不记恨你就算好的。你又何必操这个心?”
“…这不是指望着王大小姐给我兜住了吗。”葛青阳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的垃圾桶,咬着嘴唇勾脚尖。
王语冰没骨头一样顺着她的肩膀滑到了膝弯,长头发乱七八糟的堆在大腿上。她眯着眼睛往上看,手指尖儿软绵绵地绕上了面前那缕在阳光里透出点点诡异蓝光的碎发。
“您可真是高看我。”她撇撇嘴,“阿娴那是谁,天之骄子鎏金错刀啊,我要是能兜住还用得着你去讨人嫌?”
“……老王你能不能委婉点。”葛青阳把自己的头发从王语冰的手里抽了出来,顺手把她搁在锁骨上的雪糕棍子扔了出去。小木棍儿在空中划出一个歪歪斜斜的弧度,又被垃圾桶沿弹了出去。她抬抬大腿示意,“老王你把头抬起来,我去扔垃圾。”
王语冰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翻了个身,只给葛青阳留下一只小巧玲珑的耳朵。
“……不去。”
“我是说我去扔,谁指望你这个二级伤残了。”
“你也别去。”
她闷着声说,湿湿软软的气息喷在膝盖上,稍微有点儿痒。
“别去,不合算的。”
葛青阳没搭腔,闷着声把玩着王语冰耳朵上挂着的铁坠子。躺着的女孩儿一伸手捉住了她,轻轻把脸凑了过去。温热的吐息舔着她的手掌,谁都没说话。
“老葛你扎个高马尾吧。好看的。”

评论
热度(1)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