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走丸

我们终将在月球上再次相聚

【青也】子夜歌

※民国
※其实是近代史作业

  诸葛青沿着街慢慢往回走,手里的油纸伞磕着地面,一颠一颠地晃。水珠子恋恋不舍地抖着,一不小心被甩离了伞身。路边有人拉着胡琴,没精打采的乐声拖得格外长。乌鸦哑着嗓子飞了过去,那人轻咳一声,手里的马尾悠悠停下。他驻足,眯着眼打量眼前的人,柔韧的弓毛下的那块儿松香在这个阴天里似乎也闪着点儿捉摸不透的光。
“王道长您清闲。”
青年收了胡琴,抻抻袖子,碎发拂在脸上投下一小片意味不明的阴影。
“您可别捧我了。闲人一个而已。”
他的声音有点含混,不像是很有精神的样子,头向旁边一点,不那么“新青年”的长发就在肩头上晃了一晃。“回来了?”
“托您的福。”
诸葛青微微敛颔,面上总是带着的笑影子不由得收了起来。伞上的水珠滴下来,在西装裤上洇出一小片暗沉的色块。
青年闻言,收拾好琴匣子,也不搭腔,闲闲站了起来。
他们看的是同一个方向。
“七年而已。”
他呼出一口气,温热而潮湿,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活人气,但似乎已经温吞了不少。身边的人短促而低沉地笑了,纤长的手指在伞柄上无意识地敲打出无序的节拍。
“你当年是冲在最前面吧?”
“你还好意思说呢,发现街角算命的游方道士竟然也给警察所打工,可把我吓了一跳。”
“我那不是替大哥顶班么。怎么,都吃过我买的烧饼了,还想翻旧账?”
“……确实是旧账。”
“七年了啊。”
他长处一口气,挂上了个无所谓的笑容。“七年了,形势也没见怎么好起来……”
“不想笑就别笑了。”
青年虚扶着他的肩,“不说别的,你如何?”
“靠拐呢。怎么,你心疼?”
青年嗤了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油嘴滑舌。痕迹……都没了吧。”
“小三个月呢,还能留下什么。夏天真是闷得慌。”
“这日子……总得有个头。”
“会有的。”
青年听着这笃定的回答,忍不住扭头望了他一眼。
“那地方似乎格外吸引青年学生的热血。上次是我们的胜利,这次却是人间惨剧。但青年人是不厌倦的飞蛾,赤忱的萤火,哪怕身陨,血脉依然滚沸。这是我们的态度,这是中国学生的态度。我不知道这种惨剧还不会不会发生,但我知道只要这热血不熄,中国的希望就不会灭。”
“那就,承您吉言了。”

评论(6)
热度(22)

© 坂上走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