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上走丸

我们终将在月球上再次相聚

小白脸和白莲花

断个后路。
搞事预定)
@ayanoiiee 等一个自行车和嘬手心)
01.

他似乎过早步入自己的晚年了。
王也陷在大巴车柔软的座位里,车窗一下一下点着额头。颠簸的车厢似乎并不适合入睡,闭上眼睛假寐,也有嘁喳闲语不由自主地灌进耳朵。主任打算要二胎,人事科的老李搞上了自己的实习生……
这些事情离他似乎很遥远。他几乎以为自己真的睡着了,沉沉浮浮之间仿佛能听见窗外木樨叶子被风裹挟着沙沙作响。
今天的太阳多好啊。
被合拢的双手虚扶着的水杯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大腿之间,暗红而剔透的普洱茶汤晃出一片明灿灿的黄昏。他没骨头似的散着,懒洋洋提不起精神,却心满意足地觉得这世界真是熟成得恰到好处。不是死寂,也不算上吵嚷,旁边的人有他们的热闹,他看也罢,不看也罢,处在其中,却也称不上突兀或者违和。
平静就是一切。
“……王老师您加一下这个群。”
“人王老师闲云野鹤呢,谁有空理你那茬儿。”
肩膀上人体温暖的热度隔着布料亲亲热热渗了进去,他微微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被塞进手心的纸条儿上那串潦草的数字,愣了会神才想明白那是个群号。含着笑应声了好,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悉悉索索输进号码,按了申请入群,又转头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等他再度拿起手机,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了。
抖干净鞋里的沙泥冲了个澡,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想上个闹钟,却被通知栏99+的信息吓了一跳。这群人还真能聊啊……春游一天都不累的吗?他笑着摇摇头,打算戳进设置屏蔽群信息,却发现群里排起了整齐的“新人爆照”队形。
诶,这不是单位群吗,爆照……?
他直觉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点开群信息,嗬,完了。
青狸寒狐个人粉丝群。
得,加错群了。他咬一咬牙,打算说明情况退个群,却看见群里突然炸开了,他挣扎着翻过一大片“大师球!捕捉青狸太太”和“清理女神今晚发车吗!求小火车动车污污污”,终于找到了改变队形的那条信息。

强效去污清洁剂
害羞的叨叨真可爱啊

他抓着手机,条件反射般地回了一句“也么哥并不是叨叨令的专用语气词”,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水滴沿着发梢滴进背心里,透出点凉意,但被心里微妙的失真感压了下去。
他刚刚被人夸可爱了?

他过着一眼望到穿的松散日子,体制内的小技术人员,寒窗苦读二十年,最后也只是被圈养在办公室里。
清晨里出门,啷里啷当的自行车长了锈的车把子上挂着花卷和油条,掺了糖的豆浆晃出一圈圈散着浓香的好看涟漪。天光在辐条的转动里一点点亮起来,货车洒水车换成了飞驰的小轿车,他不紧不慢地蹬着脚踏,收音机里咿咿呀呀放着新歌速递和晨间新闻,噪音膈应得人声有点儿失真。
等到下了班,那车又载着他吱呀吱呀地到了菜市场。放了一天的菜算不上水灵,价钱倒是好商量了不少。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黄昏里慢慢遛弯,灰尘风沙汽车尾气吹了满脸,红霞漫到了天边。
他的平静宛如一潭死水,没有波澜,清澈见底。
但他乐意。这是他所拥有的一切了。
而青狸……青狸是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王也终究没退那个群,甚至被“强效去污清洁剂”加了好友。他谨慎地知会了对方自己并没有看过他的作品,而青狸寒狐只是说,交个朋友吧叨叨,你的昵称很有趣。
他最后还是没弄明白也么哥有趣在哪儿,也没能阻止青狸叫他叨叨。
青狸是个旅行作家,写专栏,发游记,他似乎去过很多地方,也似乎认识很多人。在某些静谧无人的深夜可以看见他在群里发疯,大段大段地吐出沾着酒气的香艳描写,他捧着手机发怔,潮红从脖子根儿烧上了眼角。
这人……怎么这样呢。
还有些时候青狸会私聊他,问些无关风月的事。他们从式微谈到湘夫人,从巫觋谈到君子儒,有一次他眼睁睁看着青狸把话题从风后扯到了后土,忍不住为这人的联想能力咋舌。

“我到你的城市来了,东道主,欢迎不?”
那天他收到了这么一条短信,一起发过来的是一个定位和一张登记照,照片上长发男人笑得如沐春风。

他向单位请了假,挂着导航打了个的士就往那定位跑,心里还泛着一阵奇奇怪怪的不爽。这人怎么这样呢?
半晌,他看着眼前啤酒瓶纷飞的大排档,忍不住再次怀疑起了那个定位,可定睛一看,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青狸你小子行啊……他倒吸一口凉气,转头找了块板砖正准备上前帮忙,一抬头,却发现站着的只剩下一个人了。
“叨叨你来了?”
比照片上还清秀几分的男人望了过来,如云青丝下是满盈着笑意的精致眉眼,唇线抿成一个微妙的弧度,流淌着自然而然的欣喜。他顺手扔掉了手里碎成两半的啤酒瓶子,阿玛尼衬衫挽到手肘上,看上去与其说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斗殴的旅行家,反而更像个在酒会上举杯致意的风流公子哥。他抬腿跨过地上还在呻吟的壮汉,自然而亲热地握住了他的手,嚷嚷着一定要吃穷他家叨叨。他呆愣愣地拎起青狸的行李领着他上了车,听着那男人在耳边叽叽喳喳,直到把他的行李放进了他家客厅,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青狸,请问怎么称呼?”
男人止住了话头,饶有兴味地盯着他,半晌才含笑开了口。
“就老青吧?”
“……行。”他松了口气,生怕这人给他整出个叫什么小青啊狸狸啊寒寒啊小狐狸啊小妖精啊之类的幺蛾子,顺嘴叮嘱了句,“我姓王,别叫我叨叨了成不?”
“好的大王!”
“……”
孽缘啊,孽缘。
他趁着那人去洗澡把客房收拾了出来,忙前忙后倒是扫出了不少灰尘,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水声早停了,兜兜转转找了半天,才看见青狸乖巧地坐在他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诗集。
“老青,客房给你收拾出来了。”
“老王啊,我对灰尘过敏……”
青狸可怜巴巴地说着,眼神乖巧地穿过刘海儿望了上来,双腿交叉着往后缩了一缩,圆润干净的指甲把平装书的封面抓出了几条细细的皱纹。
“…行,那你睡这儿吧。”
得,成吧,成吧。他了然地龇着牙,心里想着这细皮嫩肉大少爷还真难伺候。客房你不爱睡我睡,亏我还给你拿了一床新被褥!

评论(4)
热度(67)
  1. ayanoiiee坂上走丸 转载了此文字
    等我搞出来嘿嘿嘿嘿∠(ᐛ」∠)_

© 坂上走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