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冯】已近沉疴

  • 奇怪的段子。

  • cp是亲王很久以前的文里的法医周泽楷和道长冯诤

  • ooc

  • lovely bonesAU

  • 其实只是借了个设定

  • 喵喵喵


周泽楷躺在地板上等待死亡的到来。

他几乎能嗅到它,迟缓的脚步拖过发霉的地板发出沉郁的呻吟,灰色的软雾轻柔地缠上四肢渗进关节。年轻的医科大学生冷静而安然地享受着这一胜景,即使是作为宴席的一部分。

菜肴是不应该发声的。

淡且刺鼻的大麻味将这祥和的晚宴氛围冲散了。周泽楷尝到了香炉与灰,混着奇怪植物的味道。
“想活就咽下去啊,混蛋。”


他听话地让那片混合物滑下咽部,脑袋里一片轰鸣。他仿佛看见一个小女孩哭泣着向他道歉,只是她真的很饿很饿了,那片软软的灰色烟雾轻轻颤动,他心不在焉地想着小女孩的蕾丝衣领真漂亮。

醒来时他闻见了大麻和花的味道,那个男人细细地抽着一根加了料的摩尔5000,黑发长而纠结地散在肩上,黑色的围裙上溅满了酒渍。

伏特加兑可乐,未勾兑的自酿酒,下等酒吧。


“醒了就挪挪,我这地儿小。”
男人转头对他笑笑。周泽楷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花,和平与旧金山。
“抽烟伤身。”
“你别介。”男人犹豫了一下,掐灭了烟。“你也知道,这种感觉不好受。”
周泽楷点头,每天都看着曾经的人如何死去并不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经历。
“我知道你是同类。”男人慢慢地说,“我叫冯诤,您贵姓?”
“我是周泽楷。”
“看来你命中缺水啊小同学,你爹妈还给你起了个满是水的名字。”
是楷不是湝,周泽楷心想,不过不要紧,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病得有点重。”

冯诤坐在床上捧着本勘舆五经细细研读,膝盖抵着墙壁。这个房间大概是个衣柜改造的,周泽楷心想,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放不下。
“你得保持开朗的心情啊,老周,我们去公园那边转转吧。”冯诤自顾自地说,身上的大麻味淡了很多。
撒谎。周泽楷心想,是你想要被同命相怜。

冯诤说他是个道士,还骄傲地出示了阴阳鱼会徽。周泽楷不怎么爱聊天,但那挡不住冯诤单方面的思维发散。他们稀里糊涂的相处了几个月,冯诤没想到要勒令他救回来的大学生搬走,周泽楷也不想一个人面对那些回荡在时间裂缝里的尖叫、哀嚎与压抑的啜泣。

现在这两个同类可以在人潮里对视,为着同样亲眼目睹的过期的暴行·。

渴望陪伴是种病。

而他们已近沉疴。


评论
热度(1)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