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见到了以扫

【原创】八月兔子桂花糖

@ayanoiiee 的点文。青梅竹马+男扮女装+女票【】不成反被上。因为被骗了所以很生气所以直接拉灯了)
以上。
继续接收点文,什么cp都行,没cp让我写原创梗也行
顺便 @If-Then-Else 老福特发全文艾特你了,是不是产出点什么…(眼神暗示)

“先生不进来坐坐吗?”
他透过眼前上升的烟雾审视着那片在晦暗街道上刺眼闪烁的荧光粉,女人做作尖削的嗓音在耳边起伏,甜腻中泛着一股掩不住的沙哑。
没什么意思。
高山水烟头叼得深,烟瘾却算不上大。他走神的时候一向认真,刚收回视线,却发现眼前多了只涂着蔻丹的手。
女人接过烟,像模像样地抽了一口,然后猝不及防被呛出了点点泪光。他看着女人发红的眼角,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人有点熟悉——
可不是吗。
明明没法忍受烟熏火燎却还是不知深浅地跃跃欲试,眼睛被辣气蒸腾得一片迷蒙,灰白长发懒懒散散地梳成个松垮的马尾……
他不知不觉间就跟着那抹来自过去的鬼魂走进了粉红色的灯光里。

套间的灯光把女人的头发照成了粉紫色,没了灯下黑的暧昧境界,那女人看起来着实有些不堪。倒不是说妆容不精致,气味不芬芳,她也穿着玲珑镂空的睡衣,蕾丝下摆暧昧地在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滑动,走动时赤裸的双脚宛如翻飞的白鸽。
只是这一切都感觉不对劲。
她很熟悉。但她不像。
她自然是不像的,毕竟鬼魂是回不来的。而那个人的鬼魂更不会以这种姿态出现。但那又如何呢?他还不是抱着那渺茫的希望苟活着吗?他低笑一声把女人压进了散发着霉味的床垫里,背上的伤疤一阵隐痛。
“包夜,钱照付,不要说话。”
他把脸埋进了女人的颈窝里,而她伸出手臂虚虚环着他的肩背。在他昏昏沉沉即将入睡之际,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股桂花糖的甜香。
不是老师,是小兔子啊。
小兔子……
小兔子!
“木樨香,这并不有趣。”
高山水挣扎着翻下身来,脑子一突一突地疼。木樨香冷哼一声,轻轻抚着放在膝盖上的假发,如云的墨色瀑布顺着他的脊背淌下来——他怎么会看错?睡衣掩住了男人的细腰窄胯却遮盖不住肩宽,更别提身高这个巨大的硬伤了。
“有趣吗?”
“彼此彼此。”
木樨香捧起那顶假发,从高山水的角度看过去,就像捧起了一个头颅。
“我记得你讨厌抽烟的。就算你变成黄后土,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
“你拥有的,从来都只有我而已啊。”
他本能的想反驳,却无由想起那个八月,桂花飘香。

“我是巨型狂躁恶魔!”
木樨香举着小木刀,为了耍帅放下来的长直发被风糊了一脸。他骄傲地昂起小脑袋,努力和秋风斗争着把头发撩开,想不着痕迹地向大家炫耀他为了矫正视力遮住眼睛而缠上的黑丝带。
“你就是个小兔子。”
高山水盘着腿坐在人造池中间的假山上,慢条斯理地舔着棒棒糖。
“……山水你少瞧不起人!”木樨香怒气冲冲地跑到池子边挥起他的小木刀,又被风吹了一头一脸的头发。“不就是仗着你腿长嘛!有本事你过来我们决斗啊!”
高山水翻了个白眼,学着电视里反派托烟枪的架势托着棒棒糖,缓缓吐了口气。
“有本事你过来啊。”
“我,我,我……我不敢咋地!”
木樨香涨红了脸,气得在岸边直跺脚。
“胆子这么小,还说不是兔子。”
“你——你跳过来干嘛啊!别拽我等等等等——”
“你看,这不是过来了吗。”
高山水嬉笑着看向蹲在假山上大喘气的木樨香,得意得仿佛自己刚刚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木樨香在一旁骂骂咧咧,却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
很可惜,在跳回来的时候,木樨香不负众望地掉进了池子里。

“你走吧,不用为我负责的……”
木樨香气若游丝地躺在高山水的床上哼哼唧唧,怀里还紧抱着他的小木刀。高山水翻了个白眼——和木樨香在一起的时候他翻白眼的次数显著增多,如果将来他得了白内障那一定是小兔子的错。
“行了行了,你本来就傻,要是再病得更傻了明年你妈回来肯定要弄死我。”
“暑假结束后你妈回来就会弄死你的。”
“你当她管我啊?就你有嘴一天叭叭叭个没完。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
木樨香乖巧地把被子往上一提准备装死,闻言小脑袋一动,伸了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出来对高山水一勾一勾。
“……加桂花糖的糊米酒。”
“加了桂花糖,白不白黑不黑的有什么好喝!”
高山水扁扁嘴,想起自己家里没桂花糖了,就开始推三阻四不愿意动弹。“糊米酒和菜粥都可以给你煮,桂花糖就算了吧。”
那只小手瞬间缩了回去,转而露出的是两只泛了红的大眼睛,活像只饿坏了的委屈兔子。“可是我就想喝加了桂花糖的米酒……”
“行行行都依你都依你!”
高山水受不了地摆摆腿,跳下床蹬蹬蹬跑出去寻找钥匙和钱包,“小兔祖宗我服了你了,我去给你买桂花糖,你看好家别乱跑水就在床头柜上!”
“好~山水最好啦!”
高山水自然是想不到有人敢在街上强抢孩子的。
时间是不早了,天早就黑透了,他常去的那家店刚巧没货,只能抄个近路去超市。他通常只在白天走过那条小路,晚上那忽明忽暗的粉色灯光让人本能地感到狐疑。可是今天——他想起因为他的鲁莽而发起低烧躺在床上的小兔子,就没办法不尽力去搞到他想要的东西。
在他被人堵住嘴往面包车里塞的时候,他仍然紧紧攥着那罐桂花糖。
小兔子还在等着他呢——

被人拖拽的力度骤然消失,他脱力地摔在地上,映入眼帘的最后一幅画面,是那个有着和桂花糖一样黑不黑白不白的灰白发色的青年。
她的眼睛在粉红灯光下安静燃烧。

再后来,那青年成了他和木樨香的保姆。
“是babysitter不是nanny啦,我只是暂时照顾你们而已。”
白云苍微笑着说,灰白长发懒懒散散地在脑后挽了个马尾。另外一个受她照看的小鬼——涂慧慧,白云苍这样称呼她,攀着青年的腿,警惕地看着他们,不肯答腔。
高山水不在意了。
白云苍是个谜团——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条街?她是怎么认识他们的父母并成为了他们暂时的监护人的?她为什么那么温柔又那么美?
她的头发有着桂花糖的颜色,闻起来却像是香烟。
暑假结束之后,她带着她的小腿挂件一起消失了。
他只剩下木樨香了。
初中时他们重逢,两年后的中秋,她再度人间蒸发。
这次她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他只剩下木樨香了。

评论(2)
热度(3)
  1. ayanoiiee盗版辞典 转载了此文字
    你真棒(*/∇\*)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