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我已经找到了厕所和床

老张(2)

cp青也。老青side。比A面短了不少。

老张中心。

到底是人物分析夹cp私货还是cp夹人物分析私货,我也分不清了。


B面
他小口小口地喝着粥,匙子底上绘着的青花在半透明的米白里沉沉浮浮。辣油滴子晕开通红的花瓣,轻薄地在米粥上晃了一晃。他的房东支着手肘咬着糖包子,亮晶晶的糖汁裹着唇瓣,让他没头没脑地想起了草莓冰糖葫芦。鲜嫩的艳红冻在糖壳里,咬一口,甜里透着水润润的清冽,倒是活色生香。他虚咳一声止了心思,垂着眼找寻他的房东的视线。
他的房东又不在这里了。
糖包子吃完了,他的房东还是微张着嘴,像是未满足的模样,天真得像个孩子。这孩子大概是把魂儿丢在多少年前的那个晚上了,过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走出来。他叹了口气,在馒头片上细细抹上红油腐乳,一扬手塞进了他的房东嘴里。你又不在了,他慢悠悠地说,而他的房东叼着那块馒头移开了视线,眼底盈着一丝愧疚。
愧疚啥呢?谁又不欠谁的。
他没说什么,搅和着眼前的粥碗,辣气冲上了鼻子。
他一哂,粥碗里映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老张。
老张的确是有点像这粥的,亲亲热热暖着身子,又模模糊糊看不见心思。哪怕是他。他忽然失了胃口,盯着碗沿发愣,视线从桌上漫过去,就淹没了不远处虚扶着杯子的那只手。
到底是他因了老张成了他的房客,还是他的房东为了他见了老张,这事儿谁也说不清楚。但何必纠结这个呢?现在他有了自己的房东,而老张除了每天早上从大铁门那里跑过去之外,杳无音信。
他和老张相交不深。他们之间总是隔着点什么,比如小张,或者他的房东。说来也奇怪,他一开始就是万分期待着与老张见面的,而他的房东才是横插一脚的那个人。
他是个算子,而非棋手,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看得很开,但到底也只是看见了自己。他的视线以自己为中心散开去,而他的算筹散落在脚下。他看不见。

但这又有什么错呢?世界毕竟是因为个体的感知才产生意义的啊。


很久之前的未完成片段,犹豫很久,考虑到大概没有补完的打算了而且反正也没人看,还是发上来了

感谢您读到这里。很分崩离析的垃圾玩意儿。

期待您的批评。

评论
热度(14)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