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辞典

让里面的东西慢慢死亡

【梅亚】Heather

梅亚。身为质子的敌国公主与精灵之子梅林,和还未袒露身份的凯的弟弟小侍从亚瑟。
梗源myths_and_legends podcast
noncon暗示。
有underage嫌疑。
请注意避雷。如果实在觉得雷了,挂我或者私信我要我删文都请便。
用大号发这种糟糕的文,非常抱歉。

对不起。

Merlin看着那孩子。那孩子回看他,眼睛里肆虐着一片汪洋。

01.
Uther给予了他的质子很高的待遇。有时候Merlin会好奇,如果他骄傲的国王得知那位被他视为宾客的坐上囚实际上只是敌国公主的私生子,他会怎么想。但眼下,他只能不安地接受那些炫耀式的施舍——华服,骏马,甚至侍从。
啊,侍从。
那孩子名叫Arthur,看上去比他实际上要小一点儿。作为Ector爵士的小儿子,他灿烂的金发与闪光的绿眼睛未免显得有些过于活泼了。他骄傲地宣称自己会成为最棒的骑士,而Merlin对此稍有歉疚。你看,如果他不是被分派做了他的侍从,他就会像无数贵族的次子一样,跟随一名真正的骑士,替他斟酒,喂马,擦亮盔甲,跑东跑西,然后在那位骑士偶发的仁慈下学习骑射与剑术……
那才是他应有的生活。
但现在那孩子站在他身后,裹在靴子里的脚不安分地踮着,状似乖巧地垂着头,金黄的发丝扫到了鼻梁上。他心不在焉地为他斟酒,眼睛却瞅着对面谈笑风生的骑士。
Merlin突然有些不快。
他知道那男孩只是憧憬着兄长的骑士道,而跟在他身边,他只能看到无聊的书本。
但Arthur是他的侍从。

02.
Camelot不欢迎魔法。Merlin早就知晓了这一点,在他到来的路上,妖精消失得无影无踪。这里的魔法衰亡很久了,而他与这片土地格格不入。
直到他遇见了Arthur。
他见过太多贵族孩子,他们往往因着公主之子的身份对他阿谀奉承,转身又大肆意淫起宫闱秘事。他听见侍从与仆妇在廊角窃窃私语,戏谑着公主的淫奔和在她身边养大的私生子的恬不知耻。当他被送为质子的时候,他们看上去像是为了王宫的纯净松了一口气。
但Arthur与他们不一样。
这孩子不愧是在荒原上生长起来的。他身上散发着蓬勃的朝气与生命力,甚至涌动着在王城早已干涸的魔法。他的金发灿烂宛如艳阳,碧绿的眼睛里却有铺天盖地的森林生长。他向他鞠躬,行礼,而他像搁浅的鱼重回水域一样松了口气。

03.
Arthur爱死了狩猎季。
Merlin拉紧缰绳,看着在河边戏耍的那孩子。
Sir Ector和Kay把这孩子宠坏了。他对侍从的工作十分生疏,斟酒会洒到桌面上,放的洗澡水时冷时烫。虽然他可以相中最好的武器与马匹,但是对Merlin来说,这些技能毫无用处。
Arthur脱下靴子,疯长的青草遮住了脚面。
而Merlin在旁边看着。

04.
他于成年那天获得了预知的力量。
男孩并不属于荒野,但他的确将魔法带回了王城。
他看着男孩,不喜不怒,不骄不嗔,冠冕压上金发,高高的王座上看不见他的眼睛。
而他被那精灵古怪的女人囚在塔里,被自己的力量困住,魔法环绕着他,他干渴如斯。
Vivian娇笑着,抚着男人的脸颊。
Guinevere匍匐在他的男孩脚下,而那肃穆的君王,完美的骑士,离开了修道院。
他看见Uther的圆桌终于被环绕,他的男孩纠结起不列颠最伟大的骑士们,却终是在阴谋中睡去。
他看见自己无能为力。
焦渴,不安,男孩睡在外间,呼吸平稳,梦境安详,唇角挂着无知无惧的微笑,圆润的耳垂微凉。
Merlin的呼吸沉重而急促。
时空在他眼里错乱了,时间线从那个刚成年的孩子的眼前掠过,生理性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锚。
他需要锚。
Arthur的鼻尖上有些微汗珠沁出。咸的。男孩睡着了,男孩必须睡着,Merlin淌着泪抱住了男孩的肩头,百年的时光几乎致盲。
那是他的侍从,他的君主,他的受监护人,他的朋友,他的力量之源,他的魔法,他的锚。
他低头覆上男孩微张的唇瓣,舌尖清点牙齿刮擦着上腭。男孩于睡梦中发出不安的呢喃,唾液沿着嘴角滴进了纠结的发丝。屋子里没有月光,可男孩亮得就像星辰。
他胡乱地亲吻着他的侍从,双手迟疑着在他身上游走。Arthur皱着眉头,双腿无意识地乱蹬妄想解开桎梏,但Merlin反手抓住了他踢蹬着他小腿的脚,在脚心轻轻划着圈儿。
那双脚在疯长的草地里移动着,白皙而小巧,脚趾轻轻向内勾着,粉红的指甲就像花瓣,足弓微耸,踝骨处泛着淡淡的红。
他按着男孩的脚趾,就像在弹琴。男孩不耐地笑了,弧度清浅,天真得有些甜腻。他的手向上游移,滑过圆润的膝盖,停在了鼠蹊。男孩大腿内侧的皮肤光滑而柔软,腰肢柔韧,后背上有两个浅浅的腰窝。他抬头,在男孩的眼睛上落下一个吻,细碎的睫毛微微颤动就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他的锚。他的受保护人。他的王子。
占有他贯穿他把他留在身边改变最后的结局让魔法回到应有的地方,一切背叛阴谋创伤错误的恋慕都不要发生,兄弟与知己就只有一对,鄙夷嘲讽生分的敬畏与虚伪的完美统统不曾存在……
陷入死寂般睡眠的厢房里隐隐有粘腻的水声,沉重的呼吸夹杂着呜咽久不散去。
他舔舐着男孩的颈项,舌头抵着格外娇嫩的耳根研磨,唾液泪水与汗滴混在一起,石楠花的味道厚重而刺鼻。金发散落在枕上,指尖随着快感无意识地蜷曲。他与男孩十指相扣,哽咽到无法发声。

05.
那场睡奸仿佛只是一场春梦。
那晚的记忆与错乱的时空一齐消失,不应有的回忆被紧紧锁起。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男孩与他斟酒,他带着他狩猎,不置一词。

06.
他看着他的男孩。
Arthur毫不畏惧地望了回来,金发灿烂如同烈火,碧绿的眼睛里汹涌着森林与海洋。
那是他的君主。

评论(2)
热度(28)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