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对象 @ayanoiiee 之前给山茶灼画的插图(第一版弃稿)
我好喜欢她( ´艸`)

如惨绿少年初见蔷薇花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最后三张是夹带的私货w

老张(1)

※大概会写成十二面体之类的吧
※A面老王视角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A面
他端着搪瓷杯和饭盆出去打早点,毛绒绒的阳光在云外颤巍巍醒着,微冷的空气逗得他缩了缩脖子,心里惦记着要把阳台上的兰草换个地方免得冻坏了。
这个时候老张从大铁门口跑了过去。
“老张,又晨跑呢?”
“诶。”
今天的豆浆里糖加少了,他自幼从中部搬到北方,可这甜口一直改不掉。这一点倒是与他的房客不谋而合。他小啜一口豆浆,乳黄的液体悠悠荡出一圈又一圈细碎的涟漪,蒸起几缕稀薄的雾气。该记着买糖了,家里的生抽还剩半瓶,盐…盐倒是还有。他颠了颠饭盆,馒头包子沉甸甸得让人安心,散着热腾腾蓬松松的粮食香气。鲜肉,酱肉,梅菜扣肉,再加上两个流着温暖蜜汁的...

【金元元/王也】叨叨令

钱是好东西,金元元很早就知道了。
钱不是东西,金元元很早也知道了。

那年的金元元是军属大院里独一份儿的小姑娘,梳个童花头满院子跑来跑去,黝黑的眸子红扑扑的脸,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腿肚子,挺拔得像株小白杨。她主意多,心气又高,纠结起了一干小伙伴儿。金元元交朋友啥都不论,多多益善,但实际上真正得她心的,就只小也子一个而已。
王家叔叔转业之后忙着创业去了,两个哥哥又各自要上学,小也子就经常被丢在她家。他小不了她多少,但男孩儿发育晚,她硬生生比他高了一个头,视线往下移一点,就能看见男孩儿乖巧的发旋。
小也子是真乖,敲了门还没应声呢就是清朗朗的问好,一口一个元元姐姐叫得人眉开眼笑,一进门就低头换鞋子,上了饭桌直...

【青也情人节24h】山茶灼

※古代背景,幼体设定,老王是小白狐狸

※小甜饼w

“明天就年三十了,你非得今天晚上拉我出来看花么……”

王也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小手拢了拢身上的斗篷,诸葛青抖了抖灯笼,笑弯了一双二白假桃花,亮橙色的灯光洒在脸上,微微暖融了冬末春初的寒夜。

“小也你听我准没错的。”

他收了笑,一双大眼睛里闪着星芒,“你想想啊,明天年三十,该有多少人出来玩啊,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啦,离年关又近,守夜的肯定都松懈了……我可是第一次来京城呢,你说过今年得带我看山茶的,堂堂大司马府上三少爷,可不能食言啊。”

“我哪知道阿青你非要在晚上看啊……”

王也撇了撇嘴,想念起了他的小茶壶和铜手炉。他当时都裹在被子里睡得...

(´๑•ω•๑`)

【青也】挖掘星辰(2)

※是的这个智障玩意儿更了!前篇走

(1)
※小可爱们留点评论吧qwq,求指正求批评,不能就这样让这个智障写手智障下去对吧…

日头一轮一轮地转了上来,公路被热气蒸得微微扭曲。
这趟货的目的地……
他微微收神,公路上打野是会出事的。
不知道这公司哪里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订单。

“真没想到能遇见你。”
诸葛青笑得眉眼弯弯,“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不在一条时间线上呢……”
王也没精打采地瘫在公共教室的折叠椅上,膝盖抵着抽屉堪堪不让自己滑下去:“所以,你七岁的时候梦见我死在了你梦里?”
“是的……理论上讲以后你就不会再在任何人的梦里出现了,在梦的时间线上,你已经死掉了。”他不紧不慢地说着,“以梦境为坟地,置死地而后生...

【青也】青阳迟

※四季第二篇。啊这玩意儿大概是段子集吧…写不长qwq
※OOC狗血预警
※写手是智障
※很多东西是在瞎胡扯
※终于把之前自己脑补的智障桥段塞进去了,开心

那年的春天来得格外迟。
他看着窗外松枝负雪,不知从何处飘来一缕梅香。远山的茶花静悄悄的没有生息,正如那黄土馒头里的一缕孤魂。
他在山间跋涉,路过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风景,春风在他耳边呢喃,带起星点残存的雪沫。

诸葛青往手上呵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小白狐狸,眼睛瞪得老大,里面仿佛汪着一滩月牙儿。这穿金裹银的小公子向来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哪怕是开蒙习武都有十几个仆妇小心伺候着,又没到参加围猎的年纪,平日里只可能见到狐皮裘,哪里有机会得见活生生的小狐狸?一...

【青也】是日春

※四季系列第一篇。
※OOC预警
※写手是智障

他抬着手腕望着天,日头一轮一轮地晃过去,转眼又是一个春天。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道爷,咱们慢慢理论呗。”
他于是笑了,眉梢眼角全都舒展开来,碎发从鬓角打着颤儿扫过颧骨,光晕里留下一小片细碎的淡灰。

王也初见诸葛青那天,恰是晚冬初春时节,窗沿上水仙一点点败了,院角的樱桃却轻悄悄吐了芽。他本是大殿里唱着早课,谁想到这破观大清晨竟然也有来借宿的书生。
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他没精打采地倚在门框上打量着来客。门前款款立着个少年,负着个暗绣兰蕙齐芳的青布包袱,既无随从亦无鞍马,只是浅浅笑着递了盘缠,一边搭讪着,道爷您好,不才建德诸葛青,今儿上京赶考,暂借贵观一住...

1 / 2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