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冯】小段子

周泽楷在那家名为快感节奏的网吧面前站住了。
他认真严肃地打量挂着面汤污渍泛黄的门帘以及糊满了楼上通下来油烟的七彩流水霓虹灯,忍不住为国家除鬼事业感到了一阵担忧。现在道士的待遇都那么差吗?
他认真严肃地思考着劝他家冯掌门换个职业——或者至少换个工作地区的说辞,无意识地因为网吧里飘出来的烟味和泡面香抽了抽鼻子。
“呦,周先生您来了?”
门口帘子一摔,两个年轻人走了出来,随意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掌门这次可真够抠的,路费都不肯报销………”
“我还没带上耳机呢!”
中气十足的男声从门里穿出来,他定了定心走进门里,一眼就看到冯诤坐在前台甩着鼠标掏耳朵,马尾辫儿在身后却妖伏魔四个大字上晃来晃去。
“又怎么了别挡着我玩星际...

【周冯】地海AU


周泽楷在他七岁时第一次遇见了冯诤。
那个小男孩充满敬畏地看着柔石大法师一力破开祭司围堵,在熊熊燃烧的野火前衔着笑杀到了作为人牲的他面前。
从此他再也无法忘记那道身影。

他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他学着缄默,学着用榆木手杖引导自己的影子。真言无需学习便镌刻在他心上,但他穷尽心力也无法从掌心召唤出一朵微茫的星火。
冯诤看着小男孩笨拙的尝试,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托付给了国王的助教。
“跟着王利发儿好好学,楷魅之子。”
然后他一去不回头。

他总是叫他楷魅之子,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王主教摸着十字架不置一词,接着将他送进了国王的卫队。
他学的很快。
剑比法杖于他要趁手得多,他格,挽,挑,刺,岁月在明亮的剑影里欢快的淌过去,...

【周冯】mix it up, fix it up.

这个是手稿雏形。我觉得比起这个一年后写的手稿还是有进步的。这篇很像是风格没转过来…手稿的风格就转圜回来了。
然后手稿不见了!!!我又退步了!!!腿肉都没了!!!
气死。

看完地海我整个人都high起来了……

周泽楷在那间名为快感节奏的网吧门前顿了顿,然后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上网吗?”前台的男人慢吞吞地摘下耳机,头顶上“降魔卫道”几个大字张牙舞爪。
“找人。”
男人顿住,警惕地抬起头,在揉皱的深蓝连帽衫下皱起了眉,慢慢张开一个假笑。
“您想找谁?”
“找你。”
男人咂了砸嘴。“先生,我不是老板……”
周泽楷打断了他。“前任大法师,我奉王命前来请您帮忙。”
“认错人了啊,尊敬的第一剑士,在下只是一介乡野术士而已...

【周冯】【高中AU】【年龄什么的别较真】

旧段子。高一时写的。
比较怂不敢打周泽楷tag怕被打。

01
冯诤把音响带到了宿舍当闹钟。
他坚称ROCK可以驱散邪灵。
未来的法医捧着解剖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反正后来那个音响不见了。
嗯,周泽楷表示喜闻乐见。

02
那时冯诤还不是道士,周泽楷的绝对零度之名也没有打响。
不过那时冯诤就是个钟情于盗版游戏碟和Rock'nd'Roll的嬉皮士,睡觉时也会戴着耳机晃啊晃,宿舍的床也随之发出明快的节奏。
他的黑眼圈就是这样来的吧?未来的某天周泽楷突然想到。
啊,好困,去星巴克来杯咖啡吧。

03
其实周泽楷的凌冽气息是有黑色风衣加成的。
冯诤从不觉得他的室友高冷。
周泽楷抱着解剖书走过,卷起一角……传统的白蓝相...

【周冯】已近沉疴

  • 奇怪的段子。

  • cp是亲王很久以前的文里的法医周泽楷和道长冯诤

  • ooc

  • lovely bonesAU

  • 其实只是借了个设定

  • 喵喵喵


周泽楷躺在地板上等待死亡的到来。

他几乎能嗅到它,迟缓的脚步拖过发霉的地板发出沉郁的呻吟,灰色的软雾轻柔地缠上四肢渗进关节。年轻的医科大学生冷静而安然地享受着这一胜景,即使是作为宴席的一部分。

菜肴是不应该发声的。

淡且刺鼻的大麻味将这祥和的晚宴氛围冲散了。周泽楷尝到了香炉与灰,混着奇怪植物的味道。
“想活就咽下去啊,混蛋。”


他听话地让那片混合物滑下咽部,脑袋里一片轰鸣。他仿佛看见一个小女孩哭泣着向他道歉,只是她真的很饿很饿...

© 盗版辞典 | Powered by LOFTER